Home > 八大胜体育登录 > 正文

21岁儿子进“约死群”3天后自杀父亲卧底进群…

  本文原标题:《21岁儿子进“约死群”3天后自杀,父亲卧底进群……解开自杀之谜》

  儿子自杀时21岁,胡立明(文中受访者及人物均为化名)如今说起儿子仍悲伤不已……

  在武汉一间出租屋内,胡立明21岁的儿子胡佳与另外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孩一起烧炭自杀。彼时,距离他进入一个“约死群”只有三天。

  在警方发现遗体前,胡立明就得知胡佳曾在QQ群内谈论烧炭自杀,并得到了群友的传授和鼓励。他曾近乎疯狂的去武汉寻找儿子,但已迟。

  最多的时候,他添加了55个来自约死群的孩子,身份从“父亲”变成了“劝生者”。通过劝说及配合警方,他使20多人放弃了自杀的念头。

  胡立明的劝生对象,甚至包括了一个曾与儿子“约死”、但当天并未赴约的年轻人。尽管对方一直对他抱有警惕,但胡立明依然坚持劝告、开解与安慰。

  胡佳离家那天是2018年5月22日,洗完澡,他往身上喷了点香水。胡立明闻到以后调侃儿子,“你一个男孩子还打香水,搞得这么香。”

  向来腼腆的胡佳微微一笑,回答:“不香啊。”这是胡立明对儿子最后的印象,当天胡立明做晚饭的时候,胡佳出了门。

  离家时,胡佳只给他们回过一条信息,说是去北京找朋友玩,28号一定回家,此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到了6月2日,胡立明终于坐不住了,这段时间胡佳的微信不回,电话不接,微信的运动轨迹在26日那天只显示了几十步,随后就没有了任何记录。

  于是,胡立明去报了警,通过警方的协查,胡佳确实去了北京,在北京住了一晚后,24号又去了武汉。期间胡佳和另一名青年一起去过网吧,还在宾馆住了一天。根据这个信息,胡立明托武汉的朋友帮忙找,但是并没有找到。

  6月4日,胡立明和妻子沿着大街小巷找儿子。找儿子的过程是煎熬的,在午夜凌晨,胡立明还游荡在武汉街头的夜市。在武汉没有胡佳的任何线索,胡立明只能先和妻子回到位于京郊的家。

  6月8日,16时58分。胡立明清楚的记得他接到警方消息的那一刻,武汉警方传来的消息是:

  结伴自杀的是胡佳与另外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孩,他们在5月24日联名签署了一份遗书,上面写道:“我是自愿的,和任何人无关,任何人不用承担责任。”

  6月8日晚,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区分局官方微博@平安黄陂发布消息:6月7日下午,警方接群众报警称在黄陂区盘龙城天居园小区一居室内发现三具男尸。经现场勘查,屋内发现大量盆装未燃尽的焦炭和遗书一封,后经法医鉴定死者胡某(男,湖北人)、杨某(男,河南人)、李某(男,河北人)三人符合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特征,初步调查系三人邀约在屋内烧炭自杀,排除案件可能。

  胡立明说,后来他在殡仪馆再见到儿子遗体的时候,自己反而非常的平静,一股恨意油然而生。“孩子太傻了,怎么这么傻?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你抛弃了父母和弟弟,你才21岁,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

  因为做生意的缘故,胡立明和妻子没有足够的时间陪在孩子身边,但他尽可能为儿子提供优越的生活条件。胡佳15岁初中毕业后决定辍学,胡立明极力劝说但并未奏效。两年前,胡佳创业时希望“老爸支持一下”,为自己投资8到10万元开淘宝店,胡立明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2018年5月28日晚上,几天没有收到胡佳消息的她用密码5201314登陆了胡佳的QQ号。

  打开胡佳的QQ,一个群消息弹了出来,看了没几条信息,刘婷就看不下去了,她觉得“瘆得慌”。

  看到这些,刘婷赶快退出了群聊,她把胡佳的一些发言截图下来,传给了胡佳的弟弟,并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他。胡佳的弟弟也很吃惊,马上把这些信息传给父亲。可惜,一切已经晚了。

  “孩子是自杀的,我们认了,三个孩子相互不担责,我们也认了,但是如果没有这个QQ群,没有约上一同赴死的人,我相信孩子不会选择这条路。”胡立明说。

  事后胡立明想解开儿子的自杀之谜,为了寻找答案,他用手机登陆了儿子的QQ账号——

  刚一上线,一个带着“约死”字眼的聊天群里弹出了消息:“你们看,你们看,鬼来了”,还有人问:“兄弟没死啊,一起死吗?”

  紧接着,关于自杀的图片、视频以及丧乐接踵而至,胡立明坐在沙发上看着扑面而来的一切,一动都不敢动,“那种感觉很阴森。”

  “孩子已经走了,我是他的父亲”,胡立明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没想到竟然有孩子发来感谢,理由是胡佳自杀成功为他提供了范本,他会进行模仿。胡立明心如刀割,骂了几句脏话:“我很恨,你们在聊,你们还活着,我的孩子已经死了。”

  刚登陆儿子QQ的时候,胡立明就看到了好友列表里的一个叫“前度”的名字,为了找到儿子自杀的原因,他们两人开始了联系。聊过三四天以后,胡立明发现,“前度”也徘徊在赴死的边缘。

  “前度”的身体非常不好,父母开了一个小家具厂,曾带着他四处求医但始终没什么效果。他有个清秀的女朋友,也分手了。胡立明试着接近“前度”,甚至是劝他放弃寻死的念头。

  看见“前度”有消极的想法,胡立明总是秒回他的留言,“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的病一定能治好,不要有傻的想法!”他也关心“前度”与父母的关系,常常劝“前度”跟父母沟通。

  “约死群”里胡立明的身份特殊,他的劝生行为没能得到所有人的理解。他几次被移出群聊,就只能申请新的账号再加进去,反反复复,从未放弃。

  和每一个孩子对话时,胡立明都像安慰自己的儿子一样,一边聊一边从痛苦中清醒过来,进群后的两个月里,他先后添加了55个群成员,通过劝说及配合警方,使20多人放弃了自杀念头……

  胡佳的QQ空间里写有许多对女朋友的承诺,但他越来越觉得自己什么都给不了……

  在“约死群”里待了两个月之后,胡立明越来越感到无力。有的人因为医疗纠纷欠了一百多万债务,问胡立明有没有钱借给他,有的孩子信用卡欠了6万还不上,问胡立明能不能帮他还上......

  长时间“泡”在约死群里,胡立明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受到了影响,终于,他决定退出……

  胡立明跟所有聊过天的孩子说:“你们自己保护好自己,该怎么打算就怎么打算,负面的东西不要去想了”;

  跟所有帮助过自己的律师、医生和记者说:“很不舍,但还是要说一声再见,希望大家都能回归自己的正常生活”。

  胡立明退出了所有跟约死有关的聊天群,删除了两个多月以来接触的所有人,准备重新开始自己的工作。

  后来,“前度”在消失了很久之后突然出现,重新添加胡立明为好友,告诉他找到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而且也成为了“约死群”的一名劝生者……

  关键词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上一篇:求巴黎圣母院全部图纸以及详细尺寸做建筑模型用。要是有CAD就更好了或者是分层设计步骤图。
下一篇:映象新闻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