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八大胜体育登录 > 正文

揭秘!沈阳惊现38座清代古墓!然而墓主人竟是

  此次清理的38座清代古墓,皆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墓,葬具大多为木棺,个别墓葬有火葬罐。水家村墓群的人骨保存情况普遍较差。

  令人关注的是,水家村墓群编号为M16墓是一个单人葬,发现了一个绿釉陶盆倒扣在泥土中,静静压着墓主人的尸骸;

  M27大为不同,为双棺加一火葬罐合葬墓,双棺应是夫妻,最右火葬者可能是妾室或续弦夫人。专家认为:“通过这些细节,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分析研究清代盛京城周围家族墓地的分布规律和丧葬习俗。”

  目前,可以确定这里是,一处清代富贵百姓家族墓地。但在这个大家庭的背后到底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还需要考古工作者来一一揭开。

  “新乐文化”,是沈阳地区迄今为止发现时代最早的“新石器时代”文化,距今7000余年。据发掘报告记载,“新乐遗址”下层出土文物主要为陶器和石器,还出土了煤精制品,串珠、斧等玉器,还发现了一件炭化的鸟形木雕制品。

  据《沈阳考古发现六十年》(报告卷)记载,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沈阳地区的青铜时代考古,有许多重要发现。沈阳地区青铜时代文化,早期主要有“高台山文化”,距今4355年至3335年。

  “郑家洼子文化”,以最早发现于铁西区郑家洼子而得名。郑家洼子地势低洼,多沼泽,总面积约7万平方米。1958年,考古工作者发现了27件青铜器。1962年,又出土了一把曲刃青铜短剑。1965年8月,在郑家洼子遗址发掘了14座墓葬。

  “郑家洼子遗址”,为辽宁式曲刃短剑文化墓葬中,规模最大、出土随葬品最丰富的一座。

  《沈阳考古发现六十年》(报告卷)记载,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在沈河区大南街至小南街之间,不断发现汉墓。这些墓葬年代,大体从东汉早期至东汉晚期。这些汉墓主人,显然都是沈阳城内居民。

  1996年,位于沈阳故宫西侧的“大舞台”剧场施工时,考古工作者们发现了一处辽代粮仓。1953年,沈阳城南白塔堡发现一方地宫石函,石函为“无垢净光舍利塔”的文物。此外,沈阳地区还有沈北新区石佛寺塔、塔湾塔、新民辽滨塔等佛塔。

  《沈阳考古发现六十年》(报告卷)记载,60年来,沈阳地区出土的辽代墓葬将近百座,大体分为契丹人墓葬、汉人墓葬两种。

  1957年,修筑蒲河河堤时,发现了总面积10万平方米的新民前当铺遗址,在出土的1021件文物。1974年,在辽中县出土的一件铁犁镜上,铸有“泰和四年高使”铭文。在法库县刘邦屯、新民法哈牛等地,也发现了金代的铁器窖藏。

  1970年,在新民张家屯出土了一方铜印,印面正方形,边长5.6厘米,厚1.5厘米,印背置长方形板状钮,钮高3.6厘米。印面阳刻篆字“沈州蘸印”,印背左阴刻“尚书礼部造,至元七年二月日”,右阴刻“沈州站印”,印纽顶端阴刻“上”字。

  1980年,于洪区老边乡农机厂院内,出土了一件长15.5厘米、直径4.2厘米的铜铳,其尾端刻有“马上佛郎机铳捌仟叁佰肆拾号嘉靖甲申年兵仗局造”字样。据此得知,这是一杆制造于1524年的马上使用佛郎机铳。

  2007年,在朝阳街与南顺城路路口东南侧,考古工作者们发现了大南门(德盛门)瓮城遗迹。瓮城基础采用巨大石条砌筑,十分坚固。

  沈阳解放60周年以来,辽宁省、沈阳市的考古工作者们,先后抢救性考古发掘了一些清代墓葬,保护了不少墓碑,为研究清史提供了翔实而难得的文物资料。

  ▍内容来源:沈阳网综合沈阳博物馆、沈阳文物考古研究所、辽宁日报、沈阳日报

上一篇:国内酒店管理专业研究生院校排名具体点谢谢
下一篇:2019合肥国际马拉松完赛纪念奖牌及赛事服公布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报歉!评论已关闭!